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日本還要再萎靡20年?

日本經團聯的智庫21世紀政策研究所上月中旬公佈了對全球50個主要國家從現在起至2050年的長期經濟預測報告。他們的預測非常悲觀,目前在全世界各主要經濟體中名列第三的日本,將會下滑至第九。日本經濟在黑暗隧道裏似乎望不見出口。

該報告聲稱,發佈這一報告的目的,是為了“正視嚴峻的現實,思考日本經濟今後應向何處去”。基於日本的經濟規模仍停滯在20年前的水準,而財政和社會保障已出現危機的現狀,所以啟動了“模擬2050年及綜合戰略”這一課題研究,當然報告在為日本的未來展現了極為嚴峻的前景的同時,也相應提出了有關政策建議。

人口老齡化和出生率下降,是日本社會多年來所面臨的嚴峻挑戰,迄今破解無方。目前日本的人口為1.27億,照目前的趨勢,到2050年將會減少20%以上,跌破1億大關至9700萬。而那時65歲以上的老年人所占比重將高達40%(目前為23.3%),也就是每1.3個勞動年齡人口就要撫養一名老人。由於工作的人即掙錢的人明顯減少,購買力自然隨之下降,提供產品和服務的企業就更難以生存。由於預計老年人的養老金領取水準也將趨於下降,老年人只能不斷動用儲蓄,這就會使銀行的融資能力大為下降,從而無法推動企業的設備投資,由此使生產進一步萎縮。進入本世紀30年代後,日本的人口將顯著下降,屆時即便由於技術進步而使其生產率與其他發達國家不相上下,經濟或仍將陷入持續的負增長陷阱。

21世紀政策研究所的報告為今後的日本設想了四種可能的局面。無論是通過將婦女的就業率提高至北歐水準這一最理想的“改善局面”,還是將生產率恢復到發達國家平均水準的“基準局面”,日本經濟在進入30年代後其增長將戛然而止,如今仍數倍於印度的GDP在2050年將僅為後者的三分之一,至於人均GDP 更將落後於韓國。第三種局面則是生產率始終無法提高,沿著“失去的20年”的勢頭繼續下滑,從20年代開始便陷入負增長。最後一種局面的前景當然最黯淡,這就是由於政府債臺高築而影響經濟增長的“悲觀局面”。如果出現這種局面,則在幾年內便會開始步入持續的負增長。這樣到2050年,日本的GDP不僅將被俄羅斯和巴西這些新興國家甩在後面,同樣還會被德國、法國和英國等歐洲國家超出。

作為智庫,不僅要有相關的預測,做出“診斷”,還必須建言獻策,也就是要“開藥方”。儘管無法妙手回春,但仍要想方設法不讓“病情”進一步加重。所以,21世紀政策研究所的這份“處方”,首先強調整合和盤活人力資源,包括婦女和老年人。

如果讓日本的婦女就業率達到北歐國家的水準,則可在很大程度上緩解因老齡化和出生率下降帶來的諸多問題。報告呼籲日本引進類似荷蘭那樣的機制,讓婦女既可打短工,也可全天工作。在國際競爭日益白熱化的當今,如果勞動力短缺,則走出危機便無從談起。但欲讓家庭婦女走出家庭重返工作崗位,那首先得消除她們的後顧之憂,例如解決入託難這類問題。但增設幼托設施就必須解決場所以及幼兒教師這兩個具體問題。如今日本財力拮据,完全解決這兩個問題有不小難度,從小泉時代入託難就開始困擾日本社會,至今仍沒怎麼改觀。

由於國內市場持續萎縮,能否進一步開拓中國和印度這些新興國家的市場,對日本是至關重要的。報告因此呼籲日本必須加大自由貿易力度,全力推動農業改革,從而調動農民的生產積極性。

日本經濟目前面臨的主要瓶頸,是電力嚴重短缺。去年3月的強烈海嘯沖毀了福島核電站,眾多核電站相繼停止運行。由於此前核電所占比重很高,一時半會無法通過火電予以彌補。而諸如太陽能這樣的電源成本仍居高不下,如何調整電力結構的問題迫在眉睫。為此該報告呼籲,目前不宜一步去核,應按不同情況,甄別對待。那些運行時間還不長的核電站,經過審核後應允許恢復運行。

為避免出現最糟糕的局面,該報告強烈呼籲全力推動健全財政,這是刻不容緩的事情。雖然此前野田內閣通過決議,將在2015年使消費稅率提高至10%(目前為5%)的議案提交國會審議。但若不能進一步推進財政重建,則政府債務這一“雪球”到2050年將達到6倍於GDP的驚人水準(目前已達2.13倍)。如果財政崩盤,則日本經濟的前景將更為黯淡。 但健全財政談何容易,歷屆政府無一例外都曾高唱“財政改革”這一“主旋律”,但由於此舉涉及方方面面的利益,難度極大,所以始終是不了了之。就目前民主黨政府的執政能力和民意支持率來看,野田內閣是根本不具備為此不惜“背水一戰”的魄力的。

這真是:日本下滑何時了,世人難知曉。
返回列表